9159金沙游艺场
个人资料
南都观察NaradaInsights
南都观察Narada
Insights 新浪机构认证
微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23,379
  • 关注人气:2,08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教师体罚学生、家长编造谎言,我们正在承受相互不信任的恶果

(2020-05-31 22:49:31)
标签:

社会

教育

园丁1号,一线教师

5月31日凌晨,广州白云警方通报了方圆实验小学一名教师涉嫌体罚学生一事的调查结果:老师是体罚了学生,但发帖家长刘某也承认其女儿因遭体罚吐血、凌晨2时被老师威胁殴打、送老师6万元等情节,系其为扩大影响而故意编造的谎言,照片展示的衣服“血迹”实为化妆品和水。


这个事件无论是真是假,实在都太令人难过了。反转之后,网友们有的纠结于教师的体罚,有的关注家长的造谣,但作为一名教师,我很自私地把自己代入事件当中,满脑子想的是,如果我遇到这样的“极品家长”怎么办?虽然我未曾遭遇如此极端的事件,但我也常遇到难沟通的家长,也曾在是否惩戒学生上犹豫。


我们有一个闺蜜群,大家也都是老师。有人把新闻发到群里,我的“搭班”(一起教同一个班的老师。我们这里的一个班级,一般是两位老师共同管理,班主任负主要责任,另一个是搭档,一般是副班主任或辅导员)说道:事实又一次证明了,老师还是别管太多,多管多错。


大家纷纷附和。我知道她们都是负责任的老师,只是现状教她们要懂得先“自保”。


上学期,我的搭班就卷入了一起被家长举报的风波里。班上有一个学生,成绩一直不好,作业不做,上课一再迟到。我和我搭班都跟她的家长沟通过很多次。但她的母亲常常是躲避问题,忙着找借口。比如学生作业没做,她的理由是,作业太多,孩子做到很晚还没完成,就让孩子先睡了。问为什么一再迟到,理由是孩子都是她接送,她顾不过来。


有一次,学生又迟到了,到教室时,搭班已经开始上第一节课。搭班问学生为什么又迟到,是不是家里有事。学生说没事,是妈妈起晚了。搭班听了很生气:如果是做作业,学生屡屡没完成,那么学生自个承担功课落后的结果;但一而再再而三迟到,影响的是整个班级的上课秩序。于是她惩罚了学生,让她站在教室后面听课。


几天后,搭班被匿名举报了。有人打市长热线“12345”,说我搭班体罚学生,对成绩不好的学生搞差别对待。举报从市教育局一级级反馈下来到学校。镇教育局非常重视,校长也如临大敌,询问了搭班是否有类似情况,还要求搭班写详细的报告说明。最终以校长对搭班的批评教育而告终。


我们都猜得出是那家长举报的。搭班觉得很冤,但还是想着赶紧息事宁人。


不仅仅是网络上举报风气盛行,作为教师我们也切身体会到,举报教师风气这一两年来“流行”起来。我所在的学校每年都要被举报个几回。觉得作业布置不合理了,打12345举报;觉得老师体罚孩子了,举报;觉得老师不负责任了,举报……


对于教育局和学校来说,“别出事就是最大的政治”。每一次各种大会小会都是提醒教师:别惹祸、别出事,多与家长多沟通。


老师何尝不想好好沟通呢?何尝不是每一次在班级群里真诚提醒,有异议可私底下向老师提出来呢?但家长几乎都不提。他们有不满就向上级部门匿名举报,通过向老师施压达成自己的目的。举报虽然是家长的权利,但家长本可以通过沟通解决问题;何况在一个“官本位”的社会里,因为教育主管部门“唯上”,教师因为一个举报要承担太多本不该他们承担的压力和苛责。


将心比心,我深深知道,现在的家长有多重视和疼爱孩子,把孩子交到学校来,他们有一万个不放心。担心老师不负责任,担心老师偏心……这些担心背后充斥着对教师深深的不信任。在很多家长眼里,老师就是无法做到“一碗水端平”,老师就是疼爱好学生、歧视差生,不给老师送礼孩子可能会被区别对待,有些老师就是会通过虐待孩子泄私愤……


因此,哪怕不同意老师的一些做法,家长也不会当面或私下提出来。他们很可能是担忧,老师会因为家长的反对“报复”孩子。匿名举报成了一个安全选项。


像我的搭班这样勤勤恳恳的老师,如果遭遇了举报的打击,难免心灰意冷。几次下来,老师也会失去对家长的信任,“防着”家长,优先“自保”。于是很多老师“学聪明”了,该上的课上好,作业照样批改,除非是学生之间闹纠纷了,其他的比如不做作业、迟到、退步等学生个人问题,不再当众批评或提醒。只是偶尔给家长发条微信,说孩子退步了,把责任卸到家长那边。


我理想中的教师和家长之间的关系是相互信任、共同协作,一切为了孩子好。但现在这一信任关系在打破,家长惧怕教师的“权力”胡作非为,教师惧怕家长动不动就用举报背后的“权力”打压自己,我们在彼此设防。


问题到底出在谁身上?是个别“极品”老师或家长的问题吗?广州市方圆实验小学风波当然是极端个例,但教师和家长的相互不信任却是系统性的、现象性的。


我思来想去,问题不只是在教师或家长身上,学校只不过是社会问题的一个缩影。根源出在公众对权力的不信任身上。长期以来的社会生活经验,比如见惯了潜规则、暗箱操作、权钱交易,让大多数中国人都惧怕于权力不公的“伤害”,大家很难相信有权力的地方会有相对的公平。


在家长眼里,教师也是掌握“权力”的,教师拿捏着他们最珍视的孩子的“命门”。家长也将他们对权力的阴影带到了学校中来,这让许多家长潜意识里很难放心地相信一个老师是公平的、博爱的。这种不放心会导向两个结果,要么是“讨好”老师,比如各种甜言蜜语、各种送礼;要么是“警惕”老师,察觉到老师有什么不对劲,赶紧举报。


而教师是权力体系中最薄弱的一个环节。他们看似有权力,实际上“无权无势”,一个匿名举报就可以让学校鸡飞狗跳、让教师焦头烂额。


但在一组不信任的关系里,没有人是赢家。我想起梁漱溟先生说的:“不相信的态度,实为一大乱源。因不相信,故各怀鬼胎,互为猜忌;事情原无恶意,但如此一来,便亦‘好意当作恶冤家’了。”家长的不信任,会让他生活在恐惧与惶惑中,教师的不信任,会让他们变得消极。不信任的恶果,却往往由孩子来承担。


我一直认为,信任是一种“经验”的积累。你如果生活在一个有安全感的、公平正义的社会里,你自然会信任公权力、信任规则、信任他人,哪怕遭遇“背叛”,你也知道很快就纠正过来。反之,你很容易怀疑一切。学校无法独立于社会存在,并且学校关系着中国家庭最看重的孩子,所以这种不信任就更隐蔽更普遍,一旦失控代价就很惨痛。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以自己的尽职、负责任消除家长的不信任。但这一两年来,我的确也不敢严厉批评学生了,遇到胡搅蛮缠的家长也是糊弄安抚过去,不想较真。我很抱歉,我找不到更好的解决办法。



教师体罚学生、家长编造谎言,我们正在承受相互不信任的恶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9159金沙游艺场 版权所有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