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 伦敦00:00:00 纽约 纽约00:00:00 东京 东京00:00:00 北京 北京00:00:00
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中心 > 国际咨讯 >
国际咨讯

傅莹:如何认识变动中的世界

  我对世界的看法是一点点深入的,对去过的国家了解多一点,对常驻过的国家了解更多一些。从书里得到的常识需要在现实中确认,在现实中获得的感受需要通过看书来深化。世界是国家构成的,国家是人构成的。因此,说到底,认识世界的起点和终点还是了解人。

  我把自己定位为一名“国际传播者”。在国际上,大家国家特别需要再多一些自己的声音,这是我多讲多写的主要动力。你看我的文章多是针对国际受众的,通常用中文起草,翻译成英文时尽量符合外文习惯,因此改动会比较大,然后再根据英文稿子修改中文。不少文章是用英文在国外国媒体体或智库首发的,考虑到国内媒体和公众的需求,我会同时备好中文版,在不影响英文发行方版权的情况下提供给国内媒体。

  傅莹:其实最初我自己没有想出这本书。2016年年 底中信出版社的乔卫兵总编从网上把我的一些文章收集起来,建议出版。这些文章有的是在演讲稿基础上整理发表的,有的是应约为报纸和杂志撰写的。中信的编辑花了不少功夫从大量文稿中选择和整理,根据主题分了类别,包括“世界秩序”“全球格局与中国角色”“中美关系”“亚洲和平”“南海局势”“中国之道”等。他们从做书的角度看,认为比较成熟,考虑到国际问题的时效性,建议尽早出版。

  时常能成为传播热点。汇集成了《看世界》这本书。傅莹:我其实一直比较喜欢搞研究,有了思考就愿意记录下来。阅读、写作对我而言是比较惬意的事,其中收录的关于南海局势和朝核问题的两篇长文,这和她担任十二届全国人大第一至第五次会议发言人的工作有关,现在看书的时间更宽裕一些,在外交岗位上就有这方面的历练。这7年期间,也能更广泛地接触不同领域的专家学者,正是这些文章和演讲稿中的一部分,而不断的阅读和学习自然会激发思考,向他们讨教。也因为她在一些公开场合的演讲和在报纸、杂志上发表的文章,傅莹几乎没有从公众的视线里离开过。曾先后在《中国资讯周刊》发表。

  中国资讯周刊:写文章,尤其是写长文章,是个苦力活。你在繁忙的工作间隙却依然比较高产,最主要的动力是什么?

  我喜欢与朋友和助手聊,如果意见不同,又都不能说服彼此,就说明论证和判断还不扎实,需要再琢磨,可以先放一放。

  这本书里面有的文章是急就章,因某个问题比较热,或因报纸杂志有约稿,或应邀发表演讲。不过我尽量少去为了写而写,不要因为有约稿就一定写,而是有想法才去写或讲。每篇里都有自己对一些问题的学习收获和思考,有不少信息和资料是助手们帮助整理和提供的,他们很专业,也很有想法。篇幅较长的文章通常需要积累,花费的时间更多,每每下笔成文了,局势又发展了,或者思想又向前延伸了。有的文章构思的时间甚至经年累月,现在还有好几个放在那里的半成品,觉得考虑得不很成熟,需要再多看看书,再查阅一些资料,参加智库的研讨也能帮我整理思路。

  我觉得这个集子比较全面地反映了这几年的思考,而且都是针对外部世界提出的问题讲的,如果出版,或许可以为有兴趣的人提供一些看世界以及看中国的参考。书名也是他们提议的,最初是“傅莹大使看世界”,但这样我的名字会两次出现在封面上,所以改成了“看世界”三个字。傅莹:如何认识变动中的世界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20-06-09 07:30   【打印此页】  【关闭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